一个自由自在的人~~

第十九章-千里眼?!



      “不,鳳凰族真的多半都比較擅長治療,但也只是比較擅長而已,大多數的鳳凰族都還是具備基本戰鬥能力。”身為遠程攻擊手的綠葉拉著弓在我旁邊守備順便幫我講解。

      所以剛才那招是他們的‘基本能力’?

      接受到我們投向他的目光,烈火聳聳解釋道:“沒辦法,誰讓我攻擊能力強過治療能力,不過那麼大殺傷力的招式的確只有族內比較上位者才會用,我們這個年紀的除了我之外,其他人都沒辦法使用。”

  ...

第十八章-直接逃跑!!(下)


///^O^/////////////////-格里西亞的視角-///////////////////////^O^//

      “他就是琥珀……”看他的背影不見蹤影,我感嘆地說。

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綠葉回答,“全名是琥珀•羅耶伊亞。”

      “欸?羅耶伊亞?那麽說他是獸王族,那奇怪暗殺家族的?”烈火聲調大幅的提高地說,然後又喃喃自語說什麽九瀾哥,沒聽過什麽的。

    ...

第十八章-直接逃跑!!(上)

真相是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!!!


五连更哟!


新年快乐!



      “這種感覺……小心一點,前面有結界。” 綠髮螢之森精靈混血兒看紅髮鳳凰族靠到任務地點區域附近時,忽然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  “嗯,有感覺到,那邊區域的空間被分成兩個。” 金黃髮戰靈天使一點也不驚訝地說。

      嗯?看他髮色和種族,他應該是先前公會提到的失落之子之一……這就奇怪了……他應該...

第十七章-驅退鬼族的任務


  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,我倒是終於能夠好好睡到自然醒了,雖說要收拾廚房,不過可能考慮到廚房很小,而且那些東西又都是自己換到的,最後寒冰還是一個人包下整理廚房的工作,雖然綠葉後來有跑去幫忙。

      另外就是綠葉那一天晚上也是直接在我家過夜的,當然他們還是窩進了我房間,這幾乎都快要成為某種慣例還是儀式了!

      “太陽,我聯絡到羅蘭了。”而在某天,一大清早就不知道跑哪去的烈火在午餐過後終於回來了,而且手上還拎著...

番外-採藥草記

這是當蘄克亞10歲,撫子9歲時發生的故事。

/////^O^///////////////-第三者的視角-/////////////////^O^////


      “蘄克亞呀,我可以交代你一件事嗎?”提爾難得用著認真的語氣說著。

      “什麽事?”蘄克亞拉著一個女孩走向提爾。

      “接下來的一整個星期,我因事要回族一趟,所以我可以托你照顧她嗎?”提爾指一指被蘄克亞拉著的女孩。

   ...

第十六章-例外者


////^O^//////////-琥珀的視角(第八章出現的少年)-///////////^O^///

      就在凪和蘭德爾站在移動陣法離開的同時,有另一個移動陣法出現,從裏面走出一名淺紫短髮的紅袍戴著面具的少年——琥珀。

      “啊!琥珀前輩,你回來啦!”一旁的紅袍說,“你這是要接任務嗎?”

      “是的,在那之前這些情報拿去。”我把手中的紙遞給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...

第十五章-幾時離開?(下)

今天是跨年日!!!



      當我走出房間時,伯爵哥哥就在夏碎哥旁邊。

      “凪姬,我帶妳去,這是這次任務的資料。” 伯爵哥哥尊敬的說,然後察覺我似乎想說什麽,他接著說:“至於我那表弟則是由尼羅帶去。”

      “伯爵哥哥,我說了很多次吧,不要稱我為凪姬,像以前叫我凪或表妹就可以了……”我帶點失落的語氣的說。自從他知道我的血脈後就用尊稱叫我了……

    ...

第十五章-幾時離開?(上)


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可以先換地點嗎?”看著遠處開始聚集的消防車和警車,冰炎回过神提議道。

      “好。”我也不想留下來被採訪或者抓進警局做筆錄,特別因為我的外表,所以這一帶的人都認識我。

      於是我們幾個很快地離開那裡,為了避開警車,我們幾個躍步就跳上了屋頂,直接用飛簷走壁的方式逃離現場。

      不對,是離開現場,我們又不是肇事者!

 ...

第十四章-驚訝天!

      “您好,我是格里西亞•太陽。”懶得吐槽對方剛才說的話,為表友好,我直接向對方報上了自己的名字,“請問您是”

      “我是席雷•阿斯利安,我為信奉忒格泰安之使者,在天空之下衹要良善者都是朋友。”綁著長馬尾有著褐色眼睛的少年露出了友善的笑容,“這次的任務非常感謝幾位出手幫助。”

      所以說我們誤打誤撞幫他們解決任務囉?不知道這樣能不能跟那個什麼鬼公會申請報酬耶!

   ...

番外-生日快樂!


/////^O^///////////////-第三者的視角-/////////////////^O^/////


      “哎呀,優怎麽在這裏睡著了呢?”綠髮少年經過走廊時看見一名少女在一棵陰涼的大樹下,便走向她。

      “這不是綠葉嗎?”來者叫了一聲站在樹下的人,“站在這做什麽?”

      “啊,暴風。”被稱為綠葉的綠髮少年往後看,然後解釋道:“優在樹下睡著了。”

    ...

© 善良的依卡 | Powered by LOFTER